百科 > IT百科 > 百科学堂 > 正文
百科学堂

苹果ARKit和谷歌ARCore,凭什么说他们不是55开?

业界现在有VR,有AR,都非常有意思。我个人认为就目前来看AR的发展前景会更好。

——Tim Cook

  库克曾不止一次在媒体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对AR的期待和愿景,所以苹果在WWDC大会上发布ARkit几乎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。这也意味着,苹果准备好以布道者的身份向整个世界推广AR,和当年乔布斯向世人展示第一台iPhone那样,让更多的人知道手机可以这么玩,AR竟然能有如此操作。

苹果ARKit

  苹果的意料之中,对于谷歌来说可能是一次意料之外。在AR上吃力不讨好的Project Tango被苹果一个发布会弄得“颜面扫地”,本来的先发者却被后手制裁。两个月不到的时间,谷歌向开发者抛出ARCore,打算和苹果ARKit头碰头,正面刚。

1我们不妨先从ARKit和ARCore的功能上看两者的模样

苹果ARKit的三大构成关键:

苹果ARKit

  视觉惯性测量VIO(Visual Inertial Odometry):ARKit利用VIO能够精确追踪周围的环境。VIO结合相机传感器数据和加速传感器数据,能让设备感知在空间中的移动状态,无需额外校准就可以实现高精度的测算。

  场景识别和光线评估(Scene Understanding & Lighting Estimation):无需额外设备,利用ARKit就可以让iPhone和iPad通过相机视角对场景进行分析,识别空间中的水平面。ARKit可以检测例如桌面和地面这类的水平面,并且支持放置和追踪虚拟物品到更小的特征点上。ARKit可以利用相机传感器去评估环境光线,对应地调整虚拟物体地亮度。

  高效硬件和渲染优化(High Performance Hardware & Rendering Optimizations):ARKit需要在苹果A9及其以上的芯片上运行。这些处理器提供强大的运算能力,使得场景识别更加快捷,让你在真实世界中构建更加细节的虚拟内容。

  开发者可使用Metal,SceneKit和第三方工具如Unity和Unreal Engine在ARKit中渲染。

谷歌ARCore同样也有三大核心特征:

苹果ARKit

  动态追踪(Motion Tracking):在使用智能手机摄像头观察房间内特征点和IMU(惯性测量单元)传感器数据时,ARCore能够在移动的过程中确定手机的位置和方向(姿势),保持虚拟对象被放置在准确的位置。

  环境理解(Environmental Understanding):AR 虚拟对象经常会被放置在地板或桌面上。通过动态追踪所使用的特征点,ARCore能够探测到放置虚拟对象的水平面。

  光线评估(Light Estimation):ARCore能够对环境光线进行观测,让开发者可以根据周围的光照环境对虚拟对象的亮度进行调节,创造出更加逼真的虚拟对象。

  谷歌还表示,除了支持从Tilt Brush VR绘画应用或VR建模工具Blocks直接导出ARCore对象外,ARCore还支持使用Java/OpenGL、Unity和Unreal开发虚拟角色。

  可以看到,苹果ARkit上的每个关键功能都能在谷歌ARCore中找到与之相对应的点,就连在渲染工具的支持上也基本如出一辙。还有一个不能忽略的相同点就是,在硬件上它们都不需要借助额外的设备,声称一部iPhone/一台Android就能实现所有功能。看上怎么有点像斗地主里面,一对5被一堆6管上的感觉?

2我们把WWDC上演示的AR Demo和谷歌放出的ARcore视频做了如下对比:

苹果ARKit

视觉测量VS动态追踪

苹果ARKit

场景识别VS环境理解

苹果ARKit

光线评估

  从这些Demo我们也不难看到,用ARKit做出来的AR效果都被ARCore“还原”了出来。ARCore的宣传视频更是用大字报这种敲直白的方式把ARCore的特性See、 Move、Light秀给苹果看——你能的,我也能。

  即便如此,在小编看来,这也不意味着苹果和谷歌将以五五开的姿态在AR上对垒。准确来说,苹果很可能会在半年时间内把谷歌甩开一截。

3谷歌一个人的尬舞,苹果买买买的狂欢

  作为“不折腾就会死”的谷歌,其实早在2014年就开始倒腾AR项目了。这个项目还有个非常动感的名字——Project Tango(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谷歌在搞部门联谊)。Tango项目包含了三个核心技术:运动追踪、深度感知以及区域学习。基于这些技术可以让设备感知周围环境,绘制出现实环境的3D模型,并且实现距离、大小等物理测算。

苹果ARKit

  但是本该一路高歌猛进的Project Tango实际上却过得异常“低调”。由于Tango项目对设备的整体性能要求非常高,除了标配高性能SOC、大内存和高分屏以外,Tango还需要额外的硬件支持(如深度感知摄像头、运动追踪摄像头)。这是一般安卓机都迈不过的坎儿。

苹果ARKit

  更为尴尬的是,包括三星、华为、小米在内的这些安卓手机厂商似乎对Tango的前景保持观望态度,都选择按兵不动,吃瓜看戏。直到目前,具备运行Tango平台能力的仅有去年发布的联想Phab 2和刚发布不久的华硕ZenFone AR两款手机。

  别急,还有更尴尬的。据内部消息透露,因为Tango手机销量不理想,相关的芯片供应商已经停止为Tango项目供货。

  相比于谷歌“爱作”的自定义路线,苹果更热衷于买买买的风格。从2010年至今,苹果先后将瑞典脸部识别技术公司Polar Rose、以色列体感技术公司PrimeSense、瑞士3D虚拟图像传感公司FaceShift、AR场景构建公司Metaio、AR通讯公司Flyby Media收归麾下。这些公司都有自家拿得出手的技术,而把这些技术整合起来,苹果在AR上基本不差什么了。

苹果ARKit

  除了收购以外,苹果还大量地从其他的VR/AR团队挖人,微软的HoloLens、Facebook的Oculus以及谷歌重金投资过的Magic Leap,苹果一个都没放过。就连NASA的技术大牛杰夫·诺里斯也被苹果请进了AR项目研发中。据外媒报道,苹果目前已经有过百人的专家团队从事AR研究。

  前面说到,ARKit和ARCore都表示直接用手机、平板就能实现综上的AR效果,无需额外的硬件辅助。然而理智告诉小编,这当中一定有套路。

  果然,苹果ARKit要求设备至少拥有A9处理器,也就是说只有iPhone6s/iPad(9.7英寸)及其以后的手机/平板才有资格享用。

苹果ARKit

  谷歌虽然没有公开说明ARCore的最低要求,但从目前仅支持Google Pixel和三星S8这两款手机来看,下面这个起步要求估计是没跑了:

    牛轧糖(安卓7.0及其以上)系统版本。

  根据IHS Markit的2016年全球手机出货量统计数据,iPhone6s、iPhone6s plus、iPhone7以及iPhone7 plus出货量在1亿5千万部以上。今年作为iPhone手机上市十周年,推出的新一代iPhone手机势必得到更多消费者青睐,预计今年的出货量会比去年高出5%左右。所以,苹果在接下来的AR推广上可以说是比较轻松的。

苹果ARKit

  反观安卓阵营,2016年全球安卓手机出货量虽然超过12个亿,但从谷歌今年一月份公布的安卓系统占有率可以看到,只有0.7%的用户在使用安卓7.0和安卓7.1,也就是说,能够支持ARCore的手机不到900万部。不过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,牛轧糖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10%,所以“一亿人年底前用上AR”至少在系统版本支持上是没问题的。

  但关键在于安卓手机厂商对于ARCore的态度。如果他们选择和Project Tango一样的观望或是用其他AR工具代替ARCore,谷歌“年底一亿”的Flag到时候也只能是自己推到了。

苹果ARKit

  小编认为,观望是不可能观望的了,毕竟苹果已经走在前面,没理由不跟紧步伐。而选择和其他平台合作或者自主开发的可能性则比较大。一方面,ARCore并没有优越到和安卓系统那样不可取代,市场上也并不缺乏较为成熟的AR方案。另一方面,AR被看作是未来的交互方式之一,没理由也没必要让谷歌牵着鼻子走。而就在八月份,小米和视+AR签署深度合作协议,表示准备共同打造手机AR平台。

4手机只是过渡方式,AR其实志在眼镜

  手机虽然已经成为我们日常工作生活最重要的工具之一,把我们从电脑的笨重解放到移动轻便上来。但手机束缚了我们的双手,把我们的视线锁定在了这小小的几寸屏幕之上,机不离手的爪机党、眼不离屏的低头族成为我们的代名词。显然,我们需要一款更少约束而且能够继承甚至是超越手机职能的工具,而眼镜是目前最好的选择。

苹果ARKit

  谷歌前瞻到这个趋势,并且不断地推新试错。如果往回看我们会发现,Google Glass的项目研发比Project Tango还要早。虽然一路跌跌撞撞,甚至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“被砍掉”的消息,但谷歌仍然保持着对Google Glass的投入,所以谷歌很有可能在Google Glass的基础之上加入AR功能。而从此前被曝光的专利项目来看,苹果也已经着手研发AR可穿戴设备,并且可能在两到三年之内推出Apple AR Glass。

  谷歌和苹果的方向都是一致的,不过后者采取的方法可能更加符合当下情况。AR眼镜无论是在技术、生态还是市场还都处于初期阶段,技术及应用还不完善,用户体验也不够惊艳,加之比手机高出几倍的价格门槛,注定了AR眼镜的爆发期被一再延后。而苹果选择把现有的存量市场AR化,而不是一下子用其他设备取而代之,让市场接受了手机上使用AR后再逐步推出AR眼镜,整个过渡更加合理自然。显然谷歌在看到ARKit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对Tango做了“精简”后推出ARCore。

5AR大战,还有其他选手陆续入场

  不过在这场AR比拼上并不是所有的选手都选择从手机入手,微软就是其中之一。要说投入,软丝毫不亚于苹果谷歌,要说输出,微软的Hololens可以轻松秒杀现存的多数R(SSR就别来凑热闹了)。但是微软选择从更高的MR混合现实出发,而且专门面向商用市场,2.3万人民币的起步价注定难与吃瓜群众结缘。估计等到苹果谷歌都推出了AR Glass后,微软的Hololens也就有可能成为街机了。

苹果ARKit

  随着苹果、谷歌和微软的一波带节奏,Facebook和BAT等一众巨头也以不同的方式入局AR。Facebook此前已经豪砸20亿美元收购Oculus,百度已经开始测试AR SDK,阿里8亿美元投资Magic Leap,腾讯也设立了AR工作室QAR……又一场混战开始了。

  最后回到苹果的ARKit和谷歌的ARCore上来:我们不妨以年底为期,看两家在AR上谁先走一步。ARKit和ARCore神似的命名和相近的功能不禁让小编想起杨幂在微博上说过的话:

  撞衫不可怕,谁丑谁尴尬。

网友评论
您可能喜欢